1. 首页
  2. 资讯

衣服环保

为什么无印良品的衣服那么贵还有那么多人买?如果你是一名设计师,不知道MUJI-无印良品,你肯定跟“美工”没有拉开距离,如果没用过MUJI的产品,那么你肯定离小资和文艺很遥远。为何

为什么无印良品的衣服那么贵还有那么多人买?

如果你是一名设计师,不知道MUJI-无印良品,你肯定跟“美工”没有拉开距离,如果没用过MUJI的产品,那么你肯定离小资和文艺很遥远。

为何我敢妄下结论,无印良品的设计到底独特在哪里?小资,文艺青年为何趋之若鹜,而日本的设计文化又是什么?

谈到无印良品,不得不谈到两个人,第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“深泽直人”,而另一位就是MUJI的艺术总监“原研哉”。

(图左为原研哉,右为深泽直人。)

深泽直人的“无意识设计"

今年60岁的深泽直人,还在武藏野美术大学任教,巧合的是——他和原研哉同在一所大学任教,这所大学真是藏龙卧虎之地。

深泽直人的设计理念是——无意识设计,这个听起来怪怪的,翻译一下,就是所谓的“直觉设计”,怎么越说越听不懂了?

举个例子:比如煮饭的时候,加点醋可以让米饭更加松软可口,但每次依然会忘记加醋,设计一种产品,从而让人们无意识地放醋,那么这种设计就叫做“无意识设计”

这组作品叫做“带托盘的灯”,乍一看没有特别之处,要知道,人们回家之后最喜欢干的事情是什么?

放钥匙,而钥匙总是难以寻找,多了这么一个托盘就方便多了,还不止这么简单,放上钥匙之后,灯自然就打开了,而带走了钥匙,灯就关闭,这种设计就叫做“无意识设计”

这组作品同样令人啧啧称奇,只是增加了一个凹槽,其实起到了巨大作用,很多老人会把雨伞当做拐杖,而买东西的时候,就可以挂在上面让手解放出来,无意识地挂上,不知不觉中解放了双手。

拉线的CD唱机——深泽直人代表作品。特别之处在于贴合了人们的怀旧心理,开关做成了一根拉绳。

拉绳是过去人们习惯开关灯的方式,许多人小时候都有反复拉动开关的习惯,而拉动这个CD唱机的时候,就能出现美妙的音乐了。

原研哉的“禅意”哲学

这位比深泽直人小两岁的大师,跟MUJI的缘分更为深刻,现在还在担任无印良品的艺术总监。

在他的著作《设计中的设计》中说道: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,更是一种创造。

这话听起来,很难理解,简单点讲,就是要追寻事物的本源,还是很难理解,举个例子:杯子是什么?盛水的工具而已,那么所有盛水的工具都能叫做杯子,不一定是玻璃的,不一定是圆形的,这样就突破了我们的认知边界。

原研哉的设计理念是“RE-DESIGN",也就是重新设计,把日常生活中异化的设计,重新追求源头来进行改良和设计。

当他2002年任职MUJI艺术总监之后,推出了一组举世闻名的宣传海报,也再次证明,这位横跨平面空间产品三栖的设计大师,艺术高度令人惊讶。

当这张海报一经推出,引无数设计师竞折腰。

MUJI的原生态品牌属性,海天一色的宏大,犹如浩瀚宇宙般绚烂的光效,加之中国画一般的长卷散点透视,就如同空灵而悠扬的声波扑面而来。

点睛之笔在于小人,处于视觉黄金分割出,沧海一粟的背影,就如同我们一样渺小,而对这个世界却无所知。

最重要的是——用画面很到位地体现了禅意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。

这一组大米的包装设计,也是他得意之作,同样符合包装的“RE-DESIGN”设计理念。

当我们被塑料袋,化纤材料充斥市场的时候,而包装的本源是什么?不就是能装东西吗?

在以前,我们包一块肉都会用报纸卷起来,用毛线缠起来,带走。可是随着工业化大发展,纸质的材料不被用来包装大米,肉类的农副产品,但是这在原研哉看来,并没有什么道理。

于是乎——诞生了上面这样的一组作品,没有工业污染,纯天然,自然的清香扑鼻而来。

为何MUJI产品总是黄黄的?

如果你进到MUJI,会发现他们的产品总是灰灰的,黄黄的,感觉没有一点纯色,但是却看起来莫名其妙的舒服,这是为何?

下面看这幅图:

这些服装为何给人很低端,廉价,而且没有品质的感觉?

我提取了这张图的色彩出来,仔细分析,终于明白了其中道理,饱和度和纯度太高,导致整张图很炫丽,缺乏品质感。

可以看到,纯度没有低于50%的色彩,为何纯度太高的色彩会给人廉价感?那是因为,我们自然界中根本不存在纯度如此高的色彩!

当我们看到这样的色彩时,潜意识就知道,这是工业化染色而成的,恰恰工业化生产的东西就是——廉价,质量差,没设计感的代表。

同样,当我们看到MUJI的产品时,说不上为什么,但就是很舒服,其实是因为——它的颜色就是自然界中存在的颜色啊,给人的感觉就像手工打造,精心设计过的,所以给人高品质的感觉。

比如白色,上图中的第一个白色,就是我们平常看到屏幕,印刷的白色,而这种纯白色在自然界中,其实根本不存在,MUJI里面是见不到这种白的,取而代之的是——温馨,柔和,真正的白。

这也就是原研哉所说的——追寻事物的本源。


谈了这么多,应该明白了无印良品的价值所在,所谓的“性冷淡”设计,里面却蕴含了大量的设计考量,价格自然也就不菲。


其实无印良品在日本就是个高级点的杂货店,为什么这么说呢?在日本,一辆卡罗拉,只需要一个超市收银员半年不到的工资,日本的城市人口平均收入,是中国的三到四倍,所以说,对于日本人来说,真的不贵,但对于中国人来说,可能就有些接受不了,也是自然地事。


社会的发展,必然是要向好的材质,好的设计,好的用户体验去发展,中国这种粗制滥造的粗放式产业,已经开始升级,尊重设计的价值,这才是无印良品的价值,也是未来中国产业发展的价值和方向。

所以,楼主应该多去感知世界潮流,走在时代前沿哈。

如何看待“租一族”的崛起,花费两三千过得像月入三五万?

只用数千元即可享受几万元购买支出才能获得的产品、服务,又呼应了环保可持续的生活趋势,甚至能帮助你真正实现断舍离,加之当前共享观念深入人心以及共享工具使用普及所作的铺垫,“租一族”悄然诞生并引爆相关租赁生意,这并不让人意外。

一直以来,在社会主流观念里,“买不起才租”。但当下“租一族”,并非囊中羞涩下的无奈选择,其背后实质是一种新的消费观念的崛起,譬如它对应着环保、时尚、前卫、对新事物的偏爱等等新的消费主张。而让“租”变成一种中性行为,也不仅是因为在成本上更划算,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,多数产品的升级换代周期大大缩短,已让“买”和“占有”的价值,变得愈发让人怀疑。所以,从长远看,传统的“买—用—扔”消费模式,很可能会被“租—用—还”的新选择所取代。

事实上,以“租”为核心要素的新消费主张,早就有迹可循。曾有媒体做过调查,一部分年轻人已经以租车来取代买车,至于选择网约车出行则更为普遍了。这背后,除了消费观念变化,也有着社会对使用权、所有权的再平衡。早在2016年,有着“硅谷精神教父”之称的科技预言家凯文·凯利预言了未来的十二个趋势,其中之一就是,未来资源的使用权将比所有权更重要,人们将通过获得服务的方式取代“占有”实物。现在来看,“租一族”的崛起,或标志着他所预言的未来比想象中来得更快。

消费主义社会中,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,成了区分社会群体乃至阶层的一个主要标准。但随着“租一族”时代的来临,这个标准或将被弱化。因为只要花费更少的钱,就能缓解过去大部分人“想买不能买”的尴尬,这意味着消费能力对个人消费行为的限制更小了,对应的是以消费习惯判断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阶层,将越来越“失真”。这对于削弱社会上的消费攀比,未尝不是好事。

当然,在目前,“租一族”仍有着明显的群体印记,离普遍化还有相当距离。虽然一些调研数据显示,有73%的用户对租赁持开放态度,但“租一族”的典型用户画像却仍以95后青年为主,他们大多是学生和白领,年轻,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紧跟潮流时尚。因此,近几年的“租一族”,仍然是一种少数人的消费方式。

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我们注意:尽管“租一族”的消费行为背后,与节约、环保、循环经济等紧密相连,但“租”所带来的消费门槛的降低,会否催生新的非理性消费行为,也需要警惕。要知道,通过租实现了以较少的支出获得较高价值的服务(产品使用),这种计算背后,其实是预设了购买就等于高消费这一前提。但对部分人而言,若那些高消费本身就是非必要的,那么,随意可租,是否反倒会刺激一些不必要的消费?更进一步,是否会加剧“隐性贫困人口”群体的诞生?这些问题,也不容不有所审思。所以,买也好,租也罢,最重要的是个人消费理性不能丢。

(燕赵都市报朱昌俊 原题:“租一族”崛起,消费理性不能丢弃

破旧的衣服,有什么大量回收处理的地方么?

现在破旧的衣服真成了问题了,每家每户破旧衣服堆积如山。现在没办法只能往外丢,前些年有收破衣服的,听他们说都烧锅炉了,随着环保的深入这些收破衣服的一个也没了。造成现在旧衣服,扔的扔,当抹布的当抹布。像毛衣还可以用把他们打碎可以做成被子。如果每一个地方有专门儿收旧衣服的工厂。统一回收加工也可以说给这个社会做了贡献。

纸巾是扔进马桶还是扔进纸篓更环保?

如果是用纸巾或卫生纸的话就应该直接投进马桶,因为这些纸都是遇水即化不会堵塞马桶的。卫生间放纸篓可能是我国独有的,那是因为不少国人有用非厕用纸的习惯。总之用过的便纸投进纸篓里一则不卫生不雅观,二则增加了回收处理的难度和成本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